一个有时候会发MV和文的LOF(。
微博ID:剑始牌夕子手撕鸡

关于

【魔戒AL】造梦者Chapter. 1

Chapter.1
刚经小雨的街道湿漉漉的,随着行人的脚步而溅起纷纷扬扬的细小水珠,如同无数只飞虫在阳光下翅翼清透,泛着柔和金色的光芒。雨后的阳光无阻地从低矮的房檐照射进来,将这间不起眼的花店映照得十分温馨。
丁零——
花店玻璃门上的风铃因来人开门的动作而撞得作响,低身为花浇水的莱戈拉斯被那清脆的声音惹得抬起头来看。
“您好,请问需要什么吗?”莱戈拉斯起身整理好衣服,走到他的客人身边,轻声询问。
来人是个跟他一般高的男性,穿着挺拔的黑色西装。领带、衣领、袖口都整理得非常严谨,没有丝毫的疏忽和遗漏。即使这样,他英俊的脸上仍有淡淡尚未理净的胡茬,让他似乎难以亲近的形象,在温暖的阳光中,柔和了几分。
但莱戈拉斯能看清他苍蓝色的眼眸,如同初春晨雾中微蓝的天空,带着一种经世沧桑的感觉。
他没有开口说话,只是沉默地环看着花店里姿态各异的鲜花。
莱戈拉斯感到很奇怪,但也没有出言询问什么,只是循着他的目光游离,直到停在一株翠绿的槲寄生上。
他伸出手触摸这株尚未开花的槲寄生,绿意盎然的叶片低垂在他的指尖上。这株槲寄生并不是用于出售的,只是莱戈拉斯喜爱常青的槲寄生,便种了一株在他的花店里。显然莱戈拉斯把这株槲寄生照顾的很好。
平常来这里的顾客也会将目光逗留在这株槲寄生上,因它有着格外吸引人的青绿,也因它美好的寓意。
但这位客人只是扯下一片槲寄生的叶片,握进掌心,回身凝视沉默的莱戈拉斯,然后将叶片放入莱戈拉斯的手中。他的动作轻柔却不多余,带着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礼貌。
莱戈拉斯只是摊开手掌,看着手中那片绿叶,最后轻轻地笑了一下。他伸手指向身后的楼梯,“请您到二楼等待一下。”
客人无言转身上楼。
莱戈拉斯除了是花店的老板之外,还是一位造梦者。所谓造梦,简而言之就是制造梦境。虽然这个身份太过隐蔽几乎没人知道,但是有些得到了别人指引的顾客也会来询问他这个身份。
但莱戈拉斯并不只是单纯地出售梦境。毕竟,这世上造梦的不止他一个,他对滥用梦境致人精神沉沦的事情略有耳闻,他不希望自己制造出的梦境终有一天会将人引至癫狂无措,只能沉溺于永恒虚假的梦境之中。这不是他的本意。
想要得到莱戈拉斯帮助的人,只需要扯下花店里那株槲寄生的一片绿叶,交到莱戈拉斯手中即可。槲寄生会发芽生枝长叶开花结果,只有在槲寄生叶片最绿的时候,摘下的那片绿叶,莱戈拉斯才会接受。
可见,刚刚这位客人来之前已经做了充足的准备。倒真跟他给人的感觉一般,谨慎而成竹在胸。
莱戈拉斯打理好最后一株花,突然回忆起那人苍蓝色的双眸,在那短暂的凝视中,他能感受到那双眼睛中无数复杂的挣扎,像是翻腾涌来的海浪一样,拍岸撞出苍白破碎的泡沫。然后转瞬即逝,消失在他仍旧陌生疏远的眸中。
想了不过几秒,莱戈拉斯便放弃深究。他不必靠冥想这些细微的事情以了解某个人的故事或人格,既然他来寻求一个梦境,那莱戈拉斯就势必有机会知道为什么,不论他此刻怎样冷漠。

***
阿拉贡没想到那么多人口中的造梦者竟这样年轻。他听说过莱戈拉斯的名字很久了,因为他是这个镇上唯一一个造梦者,但不妨说是唯一一个为人所知的造梦者?
事实上,许多造梦者都试图隐姓埋名,生怕他们的身份会被人所知道。梦之所以让人着迷,就是因为它毫不费力,它让一切变得近乎垂手可得。但人无法控制自己的梦境,于是也有了美梦与噩梦之分。造梦者需要隐姓埋名,大抵只是为了躲避这些甘愿用谎言背叛世界的人们对于梦境的痴狂。
可是莱戈拉斯不一样。虽然也有不少的人知道他的身份,但从未有人在向他讨要梦境之后再次出言请求。他是造梦者,但他却能够让困于梦境之人重回现实。
可是阿拉贡没有想到,这样一位造梦者只不过是一个年轻人,金发披肩,眉眼温柔。他眼中纯粹,从不像洞悉尘世欲求之人。
坐在这稍暗的房间里,不像楼下的花店一样给人以温暖的感觉。皮质沙发,木质案台,泛着昏黄光芒的壁灯,将这间显得空荡的房间照亮。
阿拉贡不会随意动他的东西。虽然对这个房间感到好奇,对莱戈拉斯这个人也是,但他此行只是为了自己的一个愿望,并不想因此而撩动别人湖面一丝一毫的漪沦。
听到莱戈拉斯上楼的脚步声,他起身等待。莱戈拉斯走进房间,朝着阿拉贡微笑了一下,然后走到他的面前。
“阿拉贡。”阿拉贡伸出手,道出自己的姓名。姿态不高不低,不偏不倚,有种练习了千万遍的娴熟。
莱戈拉斯回握,脸上仍是一个有礼貌的笑容,“莱戈拉斯。请坐,阿拉贡先生。”
“那么我就直入主题了。莱戈拉斯,你应该知道我找你的目的。”阿拉贡的面容在昏黄灯光中显得更加柔和,那种锋芒毕露的冷漠仿佛也减弱了几分,但这也让他的模样变得没有实感,毫无由来地。
“当然了。不是所有人都知道,该摘片绿叶交给我。”莱戈拉斯并不惧怕应对这样的人,相反的,他对阿拉贡很感兴趣。这可是他经营花店三年以来的头一遭。
“我知道只有一片槲寄生还不足以让你帮助我,那么,你需要什么?”阿拉贡很直接,显然这件事对于他来说很重要。而且他本人似乎也不愿意在多余的事情上拖泥带水,这会消耗他的时间和精力。
莱戈拉斯点点头,“不过在那之前,你不妨先告诉我,你要什么?”莱戈拉斯的眼眸在灯光下有着迷离的色彩,但变化莫测,无法捉摸。
面前的来客沉默了一阵,似乎在做一个非常重大的决定。但他最后还是将自己的目的说出口,“我需要一个前世的梦。”
这句话显然让莱戈拉斯吓了一跳。从来没有人要求过这样长的梦,而且,连完成这个梦都不知道有没有可能。这让莱戈拉斯越来越想知道,到底是什么,让他决定要做一个前世的梦。
“不如你先来我的工房参观一下吧。”莱戈拉斯转而提出这样一个建议,“我好向你说明,你应该还不知道的事情。”
阿拉贡踟蹰了一会,最后点了点头。

***
莱戈拉斯的工房就在他们交谈的房间的隔壁。踏入工房的第一眼,是彻底的黑暗,仿佛整个房间都浸入在墨色之中,眼前没有一丝光亮。
但当阿拉贡转身之后,无数星辰般的光亮开始摧毁那一整片的黑暗。逐颗亮起的水晶球陈列在眼前那个巨大的木架上,泛着一种无法言喻的光芒。那种光芒逐渐汇集起来,突然如平地而起的万丈日光般将整个房间照亮,阿拉贡才得以看清,眼前那神迹一般的宏大。
每一个水晶球都有着那样的光芒,或深或浅,或强或弱,但每一颗都有着强大的吸引力,这让周遭的空气变得有些沉重。
阿拉贡忍住心中的赞叹,侧过脸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莱戈拉斯。他的脸庞被这些美丽的光芒照亮,纤长的睫毛变得清晰可数,有种说不上来的动人。他看着自己的作品,眼中是满溢的自豪,与那些黑暗中格外耀眼的光芒。这让他变得透明但晶莹,犹如森林的精灵一样。
“我花了三年的时间制作这些梦境。它们很美丽,不是吗?”莱戈拉斯踱步走到木架旁边,抬起头欣赏这些稀世奇珍。
阿拉贡承认自己的确是被这些光芒所吸引,以至于他不知该如何回答。他的目光久久地停留在晶莹剔透的水晶球上,仿佛这些,就是他一直想要得到的东西一样。
“看看这些美丽的梦境,我想你应该明白,梦境的危险。”莱戈拉斯转过头看阿拉贡,看得出他是在很认真地在说明,而毫无疑问,梦境是危险的。
“我明白。”阿拉贡回以没有凝滞的目光,执著得仿佛面前这些跳动的光芒。莱戈拉斯知道他肯定清楚这其中损益是非,但仍忍不住出言询问,他是否真的不怕。
显然,阿拉贡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案。
“即使坠入无底深渊,无法挣脱?”
眼前这个人依旧坚定地给出他的答案,“即使这样,我也绝不后悔。”
莱戈拉斯脸眸轻笑,并非笑他的自恃坚强,而是欣慰他是这样的人。“我的帮助可不是没有条件的。”他说。
阿拉贡凝视着莱戈拉斯,企图捉摸透他的笑容,“你愿意帮我?”他明明什么都没做就让莱戈拉斯答应了他的请求,而自己也分明清楚自己的要求多么难以到达。
“是。但在那之前你必须做一件事,就是让我了解你。这就是我的条件。”莱戈拉斯露出一种江湖神棍的笑容,去回复阿拉贡困惑的眼神。“还是第一次有人提出这么过分的请求,不过我本人也想挑战一下,看看是否可能。”
阿拉贡皱了皱眉,揣摩他语中所指的“了解”是什么。这世上从没有人了解他,甚至是知道他长相以外的人,都寥寥无几。更奇怪的是,莱戈拉斯只以这个作为帮助他的条件,除此之外,别无所求。
于是他抬起头,借着破碎迷离的光看着莱戈拉斯的脸庞。青蓝色的眸子与金色的长发,鼻梁挺拔,干净整洁的衣料有着百花清香的味道。这可能与他表面职业有关。但是与记忆中留存过的面容没有重叠。他不认识莱戈拉斯,此前更是没有遇见过。
阿拉贡端详得太过仔细,以至于莱戈拉斯都察觉到了他没有遮拦的目光。他叹了口气,说,“别看了,我们没见过。我决定要帮你呢,是觉得你很有趣。”
“我?”阿拉贡指了指自己。
莱戈拉斯点头,不过他没有打算要告诉阿拉贡为什么。他走到沙发处走下,拿起一颗空的水晶球,“虽然梦境没有预测未来的能力,毕竟经过人的主观编造之后,梦境就会渐渐脱离现实。梦境成真并非不可能,但有的是以梦境代替现世的人,对自己说谎,企图逃离这个时空。”
也许人真有上天在握的宿命,此身此心,皆是一纸轻撰的存在而已。而他相信这段生命以前,一定有被遗忘的回忆,是属于这个灵魂的。
莱戈拉斯看向伫立在木架前的阿拉贡,“理论上来说,要看到过去是可以实现的。”
制造梦境就好似编撰无数不存在的生命,不沾墨色地写在短暂的思量里。但生命历程长之又长,如同以一瞬去度量漫长的时光一样。要使梦境完美逼真,就需要庞大完整的构架,精确到每一帧,当他还有心跳。
这非常难,但莱戈拉斯已经做过无数次了。
大多数人要的只是一个短暂美好的梦境,只需要生命中一段时光的剪影,模糊但却美丽。
“不过,我需要了解你的一切,才能制造出最符合你前世的梦境。”莱戈拉斯说。
“我会尽力配合你的。”阿拉贡简短地回复他。虽然答应了让莱戈拉斯知道一切的要求,但眼中似乎还是难以靠近的疏远。
“那么阿拉贡,向你说明了这么多,现在该是你向我说明了。你为什么要做前世的梦?”莱戈拉斯抬眸,看着依旧伫立在那里的阿拉贡。他悠长的目光触及阿拉贡的目光,似乎尝试着,要看到他执着的尽头。
阿拉贡沉默了一会,他轻轻转身,最终将后背交给了莱戈拉斯,“有机会我会告诉你的。”他说。

评论(6)
热度(23)

© 柴野夕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