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时候会发MV和文的LOF(。
微博ID:剑始牌夕子手撕鸡

关于

【魔戒AL】造梦者Chapter.6

Chapter. 6
梦醒时分天微微亮,他在他黑白灰三色单调的房间中迎着窗帘透过的微光睁开双眼。金黄色的落叶在眼前飞过,恍惚间记起他做了一个似乎压抑悲伤的梦时,眼泪不知不觉已经流过他的脸颊。他没有真正在哭泣的感觉,只是那种令人窒息的悲伤从梦境深处一直蔓延到现实,让他醒来时仍忍不住流泪。
但当他抚去在脸上流下湿润触感的泪水时,那种悲伤突然间像消失了一样无处可寻。他猛地从床上撑起身体来的时候,才发现梦境里的事物在脑海里的记忆已经逐渐远去。就在他不知不觉之间尘埃一般飘散于风中。
这样无能为力的感觉比刚刚的悲伤还要令人难受。他就连尽力去回想适才发生了什么也做不到,只有破碎模糊的记忆片段在脑海里散落,无论如何也拼凑不起来。他有种他的一切都将以这种方式消失的感觉,而他仍然什么也无法挽回。
眼睛的酸涩让他忍不住伸手去揉了揉,触到之时才发觉眼睛已经有些浮肿。他的怅然若失在这空荡的房间里显得异常的浓厚,但任凭他再怎么用力攥紧拳头,仍然一无所获。于是他便起身拉开窗帘,让清晨的阳光坦坦荡荡地照进房间,整理了一下自己错乱的心情。他坚信这个梦境与他的执念有关,即便这感觉毫无由来。
此时那天莱戈拉斯身上的清香从回忆深处涌来,仍让阿拉贡觉得眷恋无比。那略带笑意的询问,他凝视自己时真诚的双眸,他捧着水晶球的双手,一切的一切,竟不知不觉已经那么深刻清晰。甚至在这个有什么顿然消失的时刻,他混乱的脑海中,只有莱戈拉斯。他恍然米斯兰迪尔说他已经被改变,大概是因为,终于心生眷恋。
他真的好像,喜欢上了莱戈拉斯。这样讨厌与别人接触的自己,竟然也会喜欢上别人。
想到这里,阿拉贡忽然怔忡。
改变了他的如果是莱戈拉斯,那么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便是——
***
他不知道如何跟莱戈拉斯开口。无论是表白心迹的话,抑或是让他同自己去探寻重要之物的话。但那种感情实在过于清晰,清晰到执着于原本的自己,都不得不承认,莱戈拉斯已经走进他的内心。
就算此刻莱戈拉斯坐在他的面前,询问着他关于生命中重要之物,他仍不知道如何开口。
莱戈拉斯顿了顿,突然间格外严肃地凝视阿拉贡的双眼,“你不说的话,我便什么都帮不了你。你要明白,信任是两个人的事情。”
“并不是我不信任你,而是,”阿拉贡的话无法继续,只好尴尬地停留在空气里。他无法道出你即是我重要之物的话语,更无法让莱戈拉斯因为这种无稽之谈而帮他。
“而是什么?我能帮到的,我一定会帮你。”莱戈拉斯接着问,“既然我承诺过帮你,便绝无保留。”
“我现在可能还不够明白。”阿拉贡双手紧握,没有去看莱戈拉斯清澈的双眸。
莱戈拉斯闻言起身,“你想知道那个梦境代表着什么对吧?”他从不远的木架上取下一颗水晶球,轻轻地捧在手里。“在没有任何物质依托的情况下,我制造的梦境全部都碎裂了。即使是虚幻飘渺之物,也一定有着它与现实的联系。如果无法找到这联系的载体,你又怎么去寻找你前世的梦境?”
阿拉贡看着莱戈拉斯手里的水晶球,微弱的冷光将他的眉睫照得无比清晰。那种触动随着每一次凝视越来越变得清晰,越来越沉重。阿拉贡始终无法开口。
莱戈拉斯看着阿拉贡,叹了口气坐下。手中的水晶球的光芒触到他掌心的温度而悄然地摇曳,仿佛被微风吹拂泛起涟漪的水面。莱戈拉斯目光停留在水晶球上,低低地询问,“真的那么难以开口吗?”
他的声音缓缓淌进阿拉贡的心里,似要唤醒那份沉默的心迹。询问的尾音弥留之际,莱戈拉斯感到自己的左脸被温暖的手抚上,抬起头时,阿拉贡的唇恰好落在自己的唇上。
这吻极轻,仿佛微风或是花瓣拂过。阿拉贡温柔的亲吻没有任何纠缠的想法,只是轻轻地印在莱戈拉斯嘴唇上,像是在传达他那藏匿已久的心迹——他已经对莱戈拉斯动情了。
阿拉贡的手沿着莱戈拉斯的左脸抚起他的头发,单手撑着他的身体越过他们之间的桌子,仿佛也在试图越过莱戈拉斯的防线。即使他未加深那吻,却留恋得不愿离开莱戈拉斯的唇,只想这样不顾一切地吻着他。
呆坐的莱戈拉斯因他的吻而没有任何回应,只是任由他的唇停留。
阿拉贡稍稍退开了几分,唇终于离开。然而他依然将目光停留在莱戈拉斯脸上,继而那目光流转,望进莱戈拉斯深邃的眼眸。
这距离近得令人窒息。
莱戈拉斯凝视着他蓝色的眼睛,读出那流淌不息的留恋。他甚至可以闻得到阿拉贡身上衬衫洗净的香味,从阿拉贡的领口涌进他的鼻腔。那一刻,他的手甚至差点环上他的肩膀,想要给予那个吻一个回应。但他没有。
转而他敛下他的眼眸,停止了那似乎无穷无尽的凝视,某种意义上则是一种拒绝。他知会了阿拉贡的感情,但生活至今的经验没有一点告诉过他这种情况该怎么处理,更不知道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
他是否对阿拉贡也有着同样的感情?
阿拉贡因他逃避的双眼而放下了手,起身坐回原来的位置。他因自己突然间的行为有些紧张,说出口的话都有些停顿,“对不起……我……我只是觉得……”他甚至都没有直视莱戈拉斯的双眼说出这些话来。
莱戈拉斯想了很久该怎么回复他的话,因为自己的脑子一直都想着那些没有答案的问题,同时如潮水一般涌进他的脑袋。
“我明白了。”最终他说。
这话不应该当作对他心意的回复,但在这种情况下,他实在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莱戈拉斯突然觉得自己实在不应该在那吻还没结束的时候,给自己抛出这样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阿拉贡显然因为这句话而安定下来,因为自己的行为实在太过唐突。他不知道莱戈拉斯对于自己那份感情的看法,更不知道会不会产生隔阂。
“但我希望你能好好想清楚,人的心,有时候自己都不明白。”莱戈拉斯说,随后起身,走向楼梯。
阿拉贡沉默地看向他的背影,错愕之中不知道如何回应。
“我会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今天就到这里吧。”莱戈拉斯轻轻地带过,连那话语中的感情,都模糊不清。
他一直都觉得回忆是和梦境一样残酷的东西。失忆就会混沌,有些记忆回想起来却让人痛苦;梦境如果忘了便会怅然若失,有些梦境即便不是真的存在,却如现实一般逼真得折磨人心。
有些梦境,不如忘记了比较好。
***
阿拉贡走之后,莱戈拉斯决定打理花店,不去想他的吻,他的话语。这样的事情让他无法集中,心仿佛陷入一片混乱。
夜间露水在枝叶上聚集,雾气蒸腾之中,他只觉得手指冰凉,仿佛春季细如芒针而格外砭骨的雨,一刻不停地敲打着他的手掌。一到寂静无人的深夜,这间花店就仿佛盛开着繁花的森林,那暖黄灯光仿佛就是林中天空唯一的星辰。他静静地站在其中,看着花叶扬起的浑浊空气在他眼前流过。怔忡之中他又想起阿拉贡的面庞,和那衬衫洗净的清新香气。
“真是,太荒唐了。”他持着水壶的水凝滞在寒冷的雾气中,任由壶嘴的水珠一颗一颗下坠。这是他第一次,这么不确定自己的心意。
他不必去确认初遇阿拉贡时那种熟悉的感觉是什么,因为他明白模糊的感觉无法代表什么,更有可能惹出更多麻烦。就像很多时候他对什么东西有所触动,即便有能力去查知,他也不会去做那样。就是因为如此,他才佩服阿拉贡不顾一切去找到答案的决心。
这世上,总有人会是自己的牵绊。
这样的话,的确很有道理。但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迫近了这样复杂的感情,却没有想好如何去面对。
他抬头看向枝叶蔓延,宛如一片绿幕盘踞在头顶之上的槲寄生。这漫长的生命中他从未有一刻安宁过,因为胸中是别人的聒噪呐喊,和自己的懦弱哭诉。即便由于他父亲的努力让他不必再被旁人的梦境所扰,但他与他人的不同,还是让这一生变得格外的残酷。
那槲寄生的叶片沾满了露水,沉重地在枝桠上摇曳。有一片顿然剥落,从无穷无尽的高枝上坠下来,莱戈拉斯伸出手,轻轻地盛住了它。
那是,另一个梦境的陨落。
他思考了一下,不知这颤抖的手,是否还能读到别人忘记的梦。于是他放下水壶,用力地握住手中的叶片。
这个梦境中落叶纷飞,仿佛许多金色的碎片。有人站在庭院中,倾听着森林中回荡的钢琴声。那钢琴声随着时间的流淌越发沉重,最终只变成用力拍打琴键发出的声音。当画面开始褪色,这声音越来越像是暗示着什么东西的结束与落幕。
一阵头痛中莱戈拉斯只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脑海中碎裂,仿佛敲碎了玻璃一样尖锐。当他终于能睁开双眼时,泪水忽然从眼眶中涌出,滑过他的脸颊,滴在他始终攥紧的手上。梦境的碎片化作金色的尘埃,随着拂过的微风一起,消失在他恍然的呆滞之中。
那是阿拉贡忘记的梦境,那梦境中的府邸,与他之前到过的一模一样。而那个梦境最终褪色、破裂,是不是意味着,那个他在努力寻找的梦境,已经开始在逐渐消逝?如果不在这之前进入梦境的话,就再也无法寻找到牵绊阿拉贡的那个绿影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莱戈拉斯一定要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无论如何,自己也已经答应了要帮助他,就不可能什么都还没有做到,让阿拉贡留下遗憾。
说到底,其实还是重要之物的问题。莱戈拉斯抬了抬头,看着枝叶繁茂的槲寄生,“现在也只能依靠这个了。”
生长在水泥夹缝之中的槲寄生,也因为莱戈拉斯,能够收集到他人忘记的梦境。只要有人遗忘了自己的梦境,槲寄生便会掉落一片叶子,莱戈拉斯也有能力去读取。不仅如此,槲寄生某种意义上也是他与阿拉贡相遇的见证,因为是检验诚心之人的特殊要求,所以那片阿拉贡取下来的叶子,至今还保留着。如果,如果阿拉贡是认真的话,槲寄生也能够作为重要之物了。
莱戈拉斯静静地看着手掌中那片绿叶,出神地回忆自己第一次与阿拉贡相遇的情节。即便因为造梦者的身份接触了很多人,其中自然也不乏温柔待他的人,但阿拉贡的温柔,因他的不擅长和笨拙,而显得特别难得和珍贵,让人忍不住心头发烫。自己如果对他有所触动的话,那份笨拙的温柔也许是理由之一。
在得知了他的梦境之后曾努力地说服他放弃这件事,不知是因为知道不会有任何结果,还是因为这风险太大,抑或是知道他必然会遭受苦痛,在触碰到那个绿影之后。但如今,面对即将失去的梦,莱戈拉斯一定要帮他找到他的执念。
他在木架上取下一颗空白的水晶球,将那片绿叶摆在面前。水晶球的玻璃表面剔透而冰凉,经他双手的触碰之后泛起了冷冷的光芒。他轻轻地阖上双眼,将自己脑海中构造的影像倾注在双手捧着的水晶球之中。这是他过去的三年中做了无数次的事,他坚定自己有能力将这个梦境做得最完美,即便在这之前,水晶球曾无数次地破碎。
水晶球的中央开始有清澈的水光摇曳,随着他内心的默念一点一点地充盈。逐渐地,那水光充满了整个水晶球,在暗黄花店的枝叶掩映中逸出缕缕微光。
他要倾尽全力完成这个梦境。

评论
热度(9)

© 柴野夕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