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时候会发MV和文的LOF(。
微博ID:剑始牌夕子手撕鸡

关于

【魔戒AL】造梦者Chapter.8

Chapter. 8
***
莱戈拉斯从房门口探出头,看着阿拉贡整理行装的背影出神。对于他要走的这件事莱戈拉斯仍然陷于两难,不能够出言挽留,也无法轻许承诺。这样的情绪就在内心深处疯狂地拉扯,让莱戈拉斯痛苦万分。即便在这个阿拉贡即将离开的时候,他仍然害怕得不敢面对阿拉贡,只好等看够了最后一眼,再默默转身。
然而屋里的人早已察觉他的存在。精灵放轻的脚步任何人都无法察觉,阿拉贡熟悉的,只是莱戈拉斯身上一如既往的淡淡的绿叶清香。只有这一点,也足够让阿拉贡在怎样纷杂的环境中认出他,更何况此时是露水还未消逝的湿漉清晨,他沾满水汽的味道就更加明显。
“莱戈拉斯。”他收拾好最后一件衣物,趁着莱戈拉斯还未反应过来的瞬间转过身去。这样一个敏捷轻盈的精灵,在他面前竟变得有些笨拙。阿拉贡想嘲笑他一点也不会藏,却始终也笑不出来。同样的,即便心中坚定,他也舍不得莱戈拉斯。
面对阿拉贡毫无阻挡的目光,莱戈拉斯有些慌张。但看向那双灰蓝色眼眸深处时,他似乎能看到阿拉贡的坚定不移,以及属于他的温暖的抚慰。莱戈拉斯轻舒了一口气,“至少让我送你吧。”他说,于是便自顾自地走了出去。
阿拉贡快步追上他,就像平时莱戈拉斯想要去森林时,他对着背影一味追逐与呼喊一样。这一次,却是因为他要离开。
莱戈拉斯走到城门处便停了下来,替阿拉贡牵好了马,站在像往日一样有几缕微光透过的密林,只觉得心中不舍与痛苦渐渐发酵,酸涩便一点一点地泛开。等待阿拉贡终于追上他的时候,莱戈拉斯忍不住伸出手环抱他的肩膀,与他相拥。
错愕的阿拉贡只得轻轻地抚着莱戈拉斯的头发,努力地阻止着满溢情感的喷涌。在这样一个薄雾仍笼罩着树林的时候,阿拉贡能再一次拥抱那难舍的清香。直到莱戈拉斯放开双手的那一刻他们始终沉默着,无言地迈开步伐向森林的边缘走去。
直到走出密林,地平线上刹那绽放的日光,冲破背后森林里的雾霭。面前的荒原上的一切都被照亮,连低矮的草丛,都像是从彻夜的沉寂中苏醒过来一样。莱戈拉斯沉默地看着这一切,心中告别的话酝酿了好久,却始终无法说出口。
他们不知道在这里站了多久,阳光将他们的影子投在疏落的草根之间,肩并肩的距离让所有难以开口的情感静静地流淌。莱戈拉斯知道阿拉贡该走了,轻轻将缰绳放到他的手中。
于是在这样的日光中,阿拉贡朝着使命的方向前行,即便有过回头,却始终能看到莱戈拉斯站在原地,不曾离开过。
他们知道到那个时候彼此都不需要告别了,因为不论如何,他们都还将相遇。
***
这是阿拉贡沉睡的第二天,由于梦境信息的缺乏,再长也不可能让阿拉贡停留三天,而且这段时间内阿拉贡也不能够进食,身体自然也撑不住超过三天的时间。床头的时钟倒计时还有40多个小时,如果在那之后的一天之内阿拉贡还未苏醒,莱戈拉斯就必须要采取措施。莱戈拉斯从未试过这样焦急的等待,而关于阿拉贡梦境的内容他已经无力去关心。心中的情感在这样漫长的等待中渐渐清晰,但同样地,也让莱戈拉斯感到窒息。
他发现自己也像阿拉贡那样开始执着地想要知道一切,这种想法不断地蔓延扩散,让自己的心渐渐快要喘不过气来。如果这意味着他要重新打开那道大门,他不清楚结果会不会让他变得疯狂。
他坐在掩起了窗帘的窗台旁冥想,发觉连今生的记忆都在漫长的跋涉中变得模糊起来。他都不清楚自己是否拥有前世,如果有,又要怎么才能触碰到过去。莱戈拉斯扬起双眼,看着面前熟睡的阿拉贡。
他从来都没有进入过自己制作的梦境。自从自己能够在意识中绘制不曾有过的主观世界之后,他发现美梦就再也没有什么好希冀的了。就算明知道足够虚假,在美好的世界之中总会不自觉地去享受一切。但无论如何他都知道那些已经规划好的期待,醒来之时,沉醉于空虚的感觉只会更加浓重。
但如果是像阿拉贡这样的呢?无法计算与考量的过去交由那个沉淀的梦境和那片绿叶去重现,自己的主观赋予的,只是阿拉贡的出身和性格,因为现世与前世肯定在某处有所耦合。如果在睡梦中阿拉贡能够唤醒那沉眠的记忆,有些东西,自然会在梦境的前进中剥落开来。
可自己的睡眠自关闭阀门后便毫无波澜,更不必谈与前世相关的梦境了。说到最后,都是因为他没有作为造梦者的勇气,才让自己安于现状的一面得以攻城陷地。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仿佛这样做,能让不断翻卷着巨浪的内心归于平静。
莱戈拉斯起身下楼,准备给自己弄点吃的填饱肚子。因为过于疲惫,在见完米斯兰迪尔之后他已经整整睡了一天,都没好好吃过饭。走到阿拉贡沉睡的床时,他看着水晶球的光芒出神,突然记起自己似乎没有回应过他的吻。但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就算是现在,他连紧握阿拉贡的手都不能。
他摇头苦笑,轻轻地转身下楼。

二楼除了平时与阿拉贡会面的那间摆满水晶球的工坊外,还有一间不怎么去的厨房,和他平时睡觉的卧室套间。他洗完澡打理好自己之后才把冰箱里的东西拿出来解冻,站在四面冷寂的厨房里,午后的光投在他赤裸的双脚上,总算带来一点温度。
他轻轻地将蔬菜切碎,刀刃在砧板发出清脆好听的声音。他想了一下,随手点火将水煮沸。
他倒了杯白开水回工坊的沙发上坐着,似乎有些明白那种动都不想动的感觉了。长久睡眠后脑仁发疼的他低垂双眼之时,发觉那片绿叶还在桌案上,只觉得有些奇怪。照理说,梦境制作成功了凭依物应该会消失,但他制作完梦境竟没去察觉绿叶还在,实在是过于疏忽。
但不是梦境失败了才留下来的,那水晶球实实在在地散发着光芒,也没有任何裂痕。直到现在,这片绿叶仍然留在这里,可能有其他的原因。可那原因又是什么?
莱戈拉斯听到厨房的水烧开的沸腾声,一面思考着,一面走回厨房将蔬菜一味扔进锅里,调味完便任它熬制。他煎着刚解冻好的小排,让它在恰到好处的酱料中散发出阵阵香气。他漫无目的地在脑海中搜索,手上的动作却在突然的怔忡中停了下来。
虽说这片绿叶是阿拉贡摘下来的,但也许那同那棵槲寄生上的其他绿叶一样,还承载着一个仍未消散的梦境。有关前世的梦境离现实太过遥远,更何况有些梦境本来就无法记住。但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那梦境留在那片绿叶之中。
那梦境尚未被读取,绿叶便不会消逝。这大概也就是它还留在这里的原因,即便作为凭依物的意义已尽,作为坠落梦境的承载者的意义却还没有。
莱戈拉斯把火都关了,马上跑回工坊。那片绿叶静静地躺在那里,反射着暗室昏黄的灯光。莱戈拉斯在沙发上坐下来,深呼吸,将那片绿叶紧紧地握在手中,霎时间梦境仿佛暖流从掌心溢出一般,轻柔地包围了他。
与读取阿拉贡遗失的梦境时不一样,这次的梦境似乎很长,能够让他睡上很久,仿佛是他自己的梦一样。
***
盛夏深夜的燥热的风,透过半开的窗卷了进来。这风惹得他不禁回头望去,一望便望到那悬在密林高枝上的明月,沉在在繁茂的树叶之间,月光就这么流泻而下。
他在回旋的楼梯上驻足看了好一会,感觉眼前似乎是从来未见过的景色。当终于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停驻的楼梯上,有一双苍蓝的眼睛正好落入他的视线。
他记得他之前也见过这样的双眸,但那记忆似乎太过久远了,流转如今,也只剩下模糊散落的碎片。这也导致他盯着那双眼睛看了好久,而完全没有注意到眼前站着的是谁。
那人站在楼梯底阶,抬起头来看着他,身旁仅有的一盏昏黄的灯光,将那人的侧脸照亮。他循着那光芒望去,突然间从窗口涌进的月光,将眼前腾飞的尘埃全部照亮。在那像是萤虫闪耀的细碎之中,那人执着的脸庞翻起沉在心底的泥沙。
即便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但他记得他看过这张脸。那样的执着,是当时紧握着手中之剑的童稚孩子,从未改变的。深夜的密林中,那个孩子孤身一人,执剑面对着眼前的野兽。他的弓箭猛地穿过斑驳的树影,直击野兽的颈脖。孩子回头看了他一眼,沉默地收起剑,径直走向森林的边缘。那是他第一次,看到那双苍蓝的双眼。
如今那个孩子似乎与他比肩,童稚的轮廓也已经没有痕迹,唯有那份执着,仍强烈得能被他知觉。
他稍稍地移开了双眼,不知道是否要以过去的记忆来开头。在无比静谧的深夜和那不知名的悸动之中,那人的吐息清晰可闻。他侧耳,不经意间听了到了那人的心跳。
“你好。”那人终于开口。即便是人类的模样,精灵语仍说得十分标准与优雅。他第一次听到那人的声音,温柔沉沉地落进他的心中。
他突然想起林谷的领主今日前来拜访,也许这个人类,就是之前提到的爱隆王带来的人类孩子。他闻声轻轻地点了一下头,看着眼前的人往上迈了一步,正好走到有月光浸入的窗口,整个脸庞便被完全地照亮。
“我叫阿拉贡。”在月光下极其清晰的双唇,轻轻地道出他的名字。这名叫阿拉贡的人类,在那个时刻扬起了嘴角,“我记得你,莱戈拉斯。”
听到阿拉贡唤他的名字,莱戈拉斯忍不住再次凝视阿拉贡的双眼。他不清楚自己为何会因为这样的话语而紧张,以至于放在楼梯扶手上的手,微微地出了汗。如果阿拉贡真的记得他,那么那个他至少好几十年前见过的孩子,的确就是眼前之人。
但那交集似乎也到此为止。因为至少在他模糊的记忆中,他没有与那孩子说过话的印象。
“我跟你,曾经认识吗?”他也只能将自己的疑问说出口,虽然这样说有些无礼。自己心中泛起的情感让他感到奇怪,只能矢口否认,刚才那因为阿拉贡的话而渐次卷起的波澜。
“我小时候曾经来过密林,那时候总能看到你在森林练习射箭。”阿拉贡轻声地诉说着,眼眸似乎能在逐渐变凉的夜里,化作汩汩的泉眼。“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很多年前,你曾经救了自不量力的我。”
阿拉贡的话听起来像是叹息,悠悠地拂过他心中的湖。
“我记得。”借着那湖面层层涟漪翻起的冲动,他不假思索地道出答案。“那个时候我知道你不可能打过那只野兽,所以才出手。”
听着他的话,阿拉贡的眼中似乎闪现异样的光芒。“自从那天之后,我就开始努力地练习。因为我也想像你一样,拥有保护别人的能力。”阿拉贡的话静静淌过他的心,如水般轻柔。
他忍不住凝视那双眼眸,刹那间将最美的景色收拢进眼中。眼前这个黑发的男人有着英俊的面孔,眼睛深处泛着皎白的月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便顺着这样的凝视,在心中逐渐蔓延开来。如果阿拉贡想要拥有保护他人的力量,那么高大坚定的他,现在一定已经拥有了。
“真高兴能再见到你,莱戈拉斯。”阿拉贡这样说着,对着站在高阶上的他轻轻地笑了。盛夏那燥热的风,拂过阿拉贡黑色柔软的头发,在如水的夜里扬起。
温柔的精灵语悄然逸出,似乎稍不注意就会随风飘散。
“我也是。”

评论
热度(9)

© 柴野夕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