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时候会发MV和文的LOF(。
微博ID:剑始牌夕子手撕鸡

关于

【魔戒AL】造梦者Chapter.9

Chapter. 9
莱戈拉斯醒来的时候,墙上的挂钟时针已经走到5了。当他模模糊糊睁开双眼的时候,心中有万千异样的感觉涌出。
手中的绿叶消失了,连尘埃都没有留下。莱戈拉斯觉得奇怪,绿叶没有坠落,只是经阿拉贡的手摘下罢了。没有坠落就代表梦境还没有被遗忘,可阿拉贡似乎,没有任何关于他的印象。虽然那个梦境对于绿影和那份情感,哪样都无法解释,但至少说明他与阿拉贡前世曾经认识。
对于那棵槲寄生的神秘,莱戈拉斯没有办法探寻。就像面对这样的梦境,他仍感到毫无头绪。但真切的是那梦境深处涌出的触动,仿佛在今生他的记忆里,也曾这样与阿拉贡相遇。
就当他还处在梦醒之后的无措和怔忡之中时,楼上的地板突然传来重物坠落的声音。莱戈拉斯撑着身体从沙发上起来,长久的睡眠让他整个身人都深陷在疲惫之中,连迈开步伐都格外地吃力。但他仍飞快地冲上通往三楼的楼梯,顾不得周身肌肉的酸痛。
这样的声音让他实在过于害怕。
冲进房间的时候水晶球正好滚落在地板上。透过窗帘缝隙涌进的晨曦微冷的阳光,将光芒已经完全熄灭的水晶球照亮。莱戈拉斯转过头看阿拉贡时,发觉他还紧闭着双眼,床头的倒计时还剩20多个小时。
这没有道理。莱戈拉斯低头攥紧了拳头。水晶球的光芒熄灭了,就代表里面的梦境已经走到尽头,无论如何,阿拉贡此刻都该醒来了。这个倒计时只是最长时限的设置,就算阿拉贡提前醒来,也没有任何问题。但明明梦境已经结束了,阿拉贡为什么还没有醒来?
比起预感之中的梦境破碎,这种情况更让莱戈拉斯感到害怕。因为他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不知道阿拉贡是否还处于梦境之中,更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让阿拉贡醒来。
莱戈拉斯拖着沉重的身体走到阿拉贡身边,沉默地凝视着阿拉贡。他握住阿拉贡的手,那双手有些冰冷,寒意便伴着沉重的痛苦沿着掌心涌入他的身体,让他忍不住颤抖。明知道在沉眠之后外界任何干扰无法打破梦境与现实的界限,莱戈拉斯还是紧紧地握住他的手,尝试着用掌心的温度唤醒阿拉贡。
他在床边坐了好一阵子,听着阿拉贡轻声的呼吸,那紧握的手掌却读不出任何属于阿拉贡的梦境。此时自己的无能为力让他感到绝望,他坐在床边,内心在自己从未意识到的感情之中挣扎。
莱戈拉斯低着头凑近阿拉贡的耳边,尝试着轻声地唤着他的名字。
“阿拉贡,你听得见吗?”他不断地重复着这样的话语,心也在一次次的没有回应之中颤抖。在似乎永无止境的清晨之中,他的话被滞留的露水沾湿,沉重得一字一句地敲打在他的心上,无力地卷起层层的涟漪,继而又归于平静。
床头的时钟发出指针轻敲的声音,在突然沉默的房间里变得格外清晰。莱戈拉斯的头还埋在阿拉贡耳边,却已经放弃了呼唤。蔓延的痛苦仿佛横生的根须,一寸一寸地往外拓展,又扎入内心深处的土壤,撕扯着自己的躯干。
最后一分理智强迫他起身,止住那无尽痛苦在他身体里歇斯底里的呐喊。洒在地板上的阳光环绕着他的脚踝,在那片冰冷的迷惘之中竟有着几分炽热,炙烤着他僵硬的身体。莱戈拉斯不知在那样漫长的寂静之中站了多久,终于抬起手挥去脸上的泪痕,不论如何,他都得冷静下来想出对策。因为如果阿拉贡不醒来,那么这个他寻找了那么久的梦境,就没有任何意义。
如果阿拉贡此时还处于梦境之中,那同样的可以用与梦境破碎处理的相同方法唤醒他。但莱戈拉斯不确定,在那个水晶球承载的梦境走到尽头之后,阿拉贡是处于无意识的沉睡还是梦境之中。这就意味着莱戈拉斯进入梦境的尝试有可能徒劳无用。但不管怎样,他都得试试,即使那会消磨他的时间,精力,亦或者是生命。
莱戈拉斯拾起滚落在地上的水晶球,准备回到二楼的工坊。他脚步停在门槛处,回头看了阿拉贡一眼。手上的水晶球紧贴着他的皮肤,泛出玻璃的冰冷。他敛下他的眼眸,轻轻掩上门扉。
***
篝火在干冷的黑夜中燃烧着,不时跃出几颗小小的火星。风没有阻挡地飞驰过只余疏落枯草的荒原,带着草与泥土的气息低掠过他的额头。他背靠着垒起的整齐草甸,火光将他苍蓝的眼眸照亮,那燃烧腾飞的细碎木屑,仿佛能在眼底留下流星一般的痕迹。
在这样无尽的荒原之上,连天空也似乎变得开阔起来。墨蓝的夜空中散落着点点星光,遥远而微茫。就像从不曾青睐他们的希望,存在于空中一隅,却什么也无法照亮。
他侧过脸看枕着手臂躺在草皮上的莱戈拉斯,那无数的星光落在莱戈拉斯的眼眸里,仿佛将在深潭之中一点点地晕染开来。莱戈拉斯就这样执着地望着亘古不变的天际,沉默不语,只有金色的长发不时在呼啸而过的风中扬起。
他也不说话。只因为太多东西要去思考,太多东西要去担心,复杂的思绪让自己的双唇也变得沉重。在洛汗国无穷无尽的草原之上,铁骑马蹄之声与呐喊,仿佛也将在这样的黑夜中回荡。
“你相信希望吗?”看着这样的长夜,莱戈拉斯轻声问他,吐息在寒冷的风中逐渐逸去。
“不怎么相信。”他这样回答着,难以察觉,却像一声叹息。
在不知道尽头的奔跑之中,只有此刻的停歇能让他们看清楚夜空的模样。然而墨色在这片土地上蔓延生长,连月光都变得难以祈求。他并不因这样的追逐而感到疲惫,只是觉得看不到光亮,心中有着万分的恐惧与绝望。
“莱戈拉斯。”他说,眼睛却看向布满碎屑一般的星辰的夜空。
莱戈拉斯听见他低声的呼唤,坐到他的身边,与他肩并肩,靠着格外柔软的草甸。他能看清摇曳火光之中莱戈拉斯眼中的坚定,随着那炽热的火焰燃烧,一次次在长夜中熄灭,继而化作眸底的灰烬。但莱戈拉斯不曾道出过自己的动摇与恐惧。一路走来,在这条与黑暗对抗的漫长道路之上,莱戈拉斯始终仿佛当年在深夜的密林中驰骋的少年,唯有锋芒收敛,其余从未改变。
那样的莱戈拉斯给了他很多力量,让他有勇气面对自己掩埋的身份,让他有勇气步上摧毁魔戒的颠簸之路。他仍记得第一次看见在密林中射箭的莱戈拉斯时,心中坚定的愿望。
于是他借着火光凑近了莱戈拉斯的唇,轻轻地覆上去。风再次拂过篝火,剧烈地晃动着火焰,他没有去在意。在如水的夜色中,莱戈拉斯紧握着他的手,阖上了双眼。
“也许希望真的存在。”
***
当莱戈拉斯把手轻放在水晶球之上的时候,试图唤起那沉积的梦境碎片。但水晶球之中的光芒的确一缕不剩,空虚得仿佛狂风呼啸而出的深洞,只有玻璃表面留在掌心的冰冷。
连一点线索都没有留下。绿叶消逝,也再没有重要之物的凭依,莱戈拉斯无法这样轻易地超越时空的界限,而没有丝毫的代价。
其实他有时候觉得前世的记忆并不十分重要,因为不论如何,那都是逝去在另一个时空的时光,即便今生有幸跌撞拾起,也只不过是在默哀仿佛另一个人的过去。但他与阿拉贡的羁绊似乎从前世绵延至今,以至于他在初见阿拉贡的那个时候,就有着模糊的感觉。那感觉让他没细顾虑地就答应了阿拉贡的请求,翻开彼此有所牵绊的前世记忆。
他在脑海中将无数梦境与阿拉贡的印象筛选,至少想要知道前世的阿拉贡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是一切毫无头绪,这些碎片零散得仿佛搅碎的纸片一样无法拼凑。这些全部编进梦境的构架,似乎也只能让更多碎片浮出水面,然而那碎片与碎片之间的联系,不知何处寻找。
莱戈拉斯沉沉地叹了口气,陷在沙发里,看着工坊木架上发光的水晶球。他取下一颗空的水晶球,想要着手尝试父亲提过的方法,即便只有手头上这些模糊的信息。如果真的能够让梦境与阿拉贡的主观世界对接,那便可以让阿拉贡从梦境脱身,回到现实。
突然间楼下的花店,传来了几声模糊的敲门声。莱戈拉斯已经转过暂停营业的牌子,门也锁得严严实实的,他不知道是谁此刻还会到花店来。他听着有人手指敲在玻璃门上,发出阵阵沉闷的响声。
他只好放下水晶球,转身朝楼下走去。走到楼下的花店时,他透过玻璃门望了望来人是谁。那人站得离玻璃门稍远,莱戈拉斯只能看得见那人修长的身影。
走到门口时,莱戈拉斯隔着玻璃看清了那人的脸庞,手上的钥匙震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惊讶是因为他以为那人一定不会再回来了,因为此处已经无可留恋。
他捡起钥匙为那人开了门,沉默地凝视那双眼的时候,莱戈拉斯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只是怔忡地凝视着那多年未见的面庞,连道出称谓这件事情,都变得生疏了。
“好久不见,莱戈拉斯。”那个修长的身影轻轻地说出这句话,声音深沉却又温和。
“父亲。”莱戈拉斯稍微倾了倾脖颈,回应了他的问候。莱戈拉斯抬头凝视瑟兰迪尔,他逆光背对着万顷的朝阳。光芒一缕一缕地涌进花店,漫在莱戈拉斯的脚下,仿佛当初莱戈拉斯的父亲给他的水晶球一样。
“你可能有什么事情想要问我。”瑟兰迪尔把行李箱侧着搬过花店的门槛,用净色的双眸凝视着莱戈拉斯,轻声地说道,“是吗,莱戈拉斯?”
“是的。但你……为什么会回来?”莱戈拉斯站在瑟兰迪尔的身旁,仍然以刚才的姿势仰望着他。莱戈拉斯不知道为什么他父亲会突然回来,并且知道自己有事情想要问他。
瑟兰迪尔摇了摇头,没有回答他,银白色的长发悄悄地从肩上垂落。他的目光蔓延到店内那棵槲寄生,又将那视线卷回来,重新落在莱戈拉斯身上,“当初是我替你做的选择,我希望你之所以改变心意,是因为你已经有勇气面对。”
莱戈拉斯仍旧只是沉默地看着瑟兰迪尔,大概是多年未曾面对自己心中真正的难关,莱戈拉斯如今也无法确定自己是否真的有勇气面对。只是如果这样做能够挽回什么,那他一定会下定这个决心,不论他要承担的后果如何。
“还记得我给我你一条坠子吗?”
莱戈拉斯闻言从衬衫的领口探出那枚水晶的坠子,轻轻地解下坠子的环扣。那水晶透明干净,但普通得似乎没有任何意义。莱戈拉斯颈项间的温度残留在那坠子之上,躺在他的手心,只觉得有些炽热。
瑟兰迪尔凝视着莱戈拉斯掌心里那枚没有光芒的坠子,说,“那是我替你尘封了心中所想之后给你保管的。其实那等于打开阀门的钥匙。”
莱戈拉斯讶异于自己未曾注意过这枚坠子有什么含义,只是经年累月地悬挂在脖子上,仿佛自己的能力与呐喊,都因此缄默地沉淀。那是他的馈赠,亦是他痛苦的来源,他无力面对,所以选择了放弃。
“如果你想要重新开启,只要在你冥想的时候打碎这枚坠子就可以了。”
“父亲。”莱戈拉斯将坠子握进掌心,“你为了保护我牺牲了什么?”他静静地将这个沉在心中湖底的问题说出口,双眼执拗地望向瑟兰迪尔。
“活着需要做出很多牺牲与决定,那只是其中之一。此刻你也要做出牺牲,而只有自己才知道,这样的牺牲是否值得。”莱戈拉斯看见瑟兰迪尔瞳中平静如一潭没有波澜的泉水,声音便顺着瑟兰迪尔回望他的目光,涌进莱戈拉斯心中。
瑟兰迪尔话毕转身,似乎不打算做什么告别。瑟兰迪尔明白莱戈拉斯下定了决心的事情无法改变,当面告诉莱戈拉斯,只是支持他的决定。
他那时候说过,总有人,会是自己的牵绊。莱戈拉斯,只是跟自己一样。

评论(1)
热度(9)

© 柴野夕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