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时候会发MV和文的LOF(。
微博ID:剑始牌夕子手撕鸡

关于

【魔戒AL】造梦者Chapter.11

Chapter. 11
莱戈拉斯躺在二楼暗室的沙发上,借着一架水晶球的光芒凝视着捏在指尖之间的坠子。它不曾发光,仿佛一颗磨尽了光华的珍珠一样,但在漫长的时光之中,替他封存了心中所有的杂念。
人大多会逃避困难与痛苦,这也是那种情况之下他的选择。有选择必定会有牺牲,他失去接触前世记忆能力的苦痛,等到此刻才在过去的伤疤处蔓延开来。那段漫长的时光之间莱戈拉斯似乎已经将这一切尽数遗忘。
他停止凝视,将坠子收起来,从沙发上坐起来,重新回到梦境的作业中来。但即便有过与阿拉贡的接触,甚至那种不曾查明的感情已经在心中的扎根,对于制作梦境来说,他们之间的羁绊似乎无法动摇时间的隔阂,无法让主观穿梭回陌生的时代。
莱戈拉斯捧起再一颗透明的水晶球。这已经是今天尝试的第五次了,前几次都在制作过程之中破碎,连尘埃都未曾留下,光芒亦未足瞻仰便随之长逝。那床前的倒计时已经快要走到尽头,他越来越害怕阿拉贡被梦境吞噬,生命被虚幻榨干。他的心也在一次次的失败中越沉越深,满溢的痛苦让他的双手不住地颤抖。
莱戈拉斯阖上双眸,开始构建蓝图。他将充满记忆的府邸,初次梦境中的绿影,绵延阶梯上的凝视以及琐碎的记忆一并编织进去。槲寄生的影像忽然在记忆之中闪烁而过,莱戈拉斯感觉掌心开始发烫,感觉有万丈耀眼的光芒和梦境通过指缝溢出。
等到记忆倒退到第一次见到阿拉贡时,他停止了回想,蓝图的构建便也停止。他睁开双眼,发现手中的水晶球并未碎裂,只是那水晶球闪着微弱的光芒,稀薄得未能盈满。
他抱着一丝期待将水晶球握紧,然而那水晶球却未能让他进入梦境。水晶球的光芒晃动之时,眼前有无数复杂纷乱的片段走马灯似的闪过,但无论哪一个,都无法在脑海之中滞留。那似乎记忆的回闪让他一阵剧烈的头痛,等到一切如风沙卷走,除了太阳穴的刺痛感,什么也没有留下。
他猛地站起身,错愕与痛苦在那些碎片逝去的瞬间席卷而来。莱戈拉斯转身面对着一整个木架上的梦境,无法形诸笔墨的痛苦从内心深处涌出,如同狂风之中扬起的巨浪,咆哮着将他卷入深海之中。
他一次次地看着水晶球在他眼前破碎,一次又一次地面对阿拉贡始终沉睡的事实,自己的无能为力让他的悲恸在胸口不断酝酿和扩散。恍惚间,眼眶之中满溢的泪水疯狂地涌出,他竟毫不犹豫地抬起手,将他三年里制作的所有梦境全部推下。
木架倒塌的瞬间,他看见近百颗水晶球重重跌落,随后便是响彻天际的尖锐碎裂声。他捂着耳朵低声呐喊,撕心裂肺的哭泣却被这声音淹没。那错愕间,水晶球中的光芒随着载体的碎裂而逸散,从他脚边化作闪烁的粉末尘埃腾升。
他在梦境的残骸之中,止不住地落泪。
那些闪着微光的尘埃最终熄灭,仿佛被倾盆大雨忽地浇灭。借由梦境的光芒照亮的工坊一点点地暗下,在只剩他一人哭泣和喘息的黑暗中,那痛苦就更肆意地在心中扩散。他在这样锥心的痛苦之中将那枚锁住心房的坠子狠狠地砸落,所有的犹豫与不安,此刻都荡然无存。
玻璃破碎的声音和闪着光芒的尘埃在落地的瞬间一并跃出,莱戈拉斯的双眼穿过层层的水雾,试图看清楚那坠子里溢出的一切。但是当一度喧哗的暗室都归于沉寂,莱戈拉斯的心就越发下沉,胸腔之中有无数苏醒的呐喊,狠狠捶打着他拼死压抑的心。
忽然涌来的呓语如万千利刃,这些时间发酵膨胀的疼痛冲向他的心与脑海,疯狂地挤压扩张。那疼痛几乎快要让莱戈拉斯昏厥过去,理智尚存的瞬间,他想起米斯兰迪尔的话语。
谈何容易。
莱戈拉斯的手按在满地的碎片上,撑着已经快要撕裂的身体。他试着不去在乎脑海里汹涌的猛流,那猛流之中无数上浮的咒骂,争吵,哀求与呐喊,还有耳际的悲鸣,眼前的幻觉。造梦者的感知器官是每一寸土地,造梦者不必靠近,不必了解,就能够感知到所有超脱现实的东西,但那器官妍媸不辨,至恶至善之物,都会一并卷起。
逃避可以让人不必坚强。但他软弱地选择逃避,却让他要去面对最撕心裂肺的分离。
他的手沾满了泪水与缕缕血丝,将哪怕只有一丝一毫的痛楚,从心转移到手上。这样他才有办法去回想他的过去,回想淹没在时间洪流之中的记忆。
莱戈拉斯握紧手掌,没有切肤之痛伤口便不会愈合。他阖上双眼,从那棵槲寄生开始切入回想他们之间的回忆。随着时间潜行,有无数陌生的记忆在洪流中上浮,溅出无数陈旧灰色的泡沫。
格洛芬德尔告诉他,造梦者制造梦境,而不是被梦境吞噬。于是他将一个空白的水晶球抓在手里,将不断涌现的片段一并注入,让那些重要的从复杂翻滚的虚幻中剥离,化作另一个梦境。锥心刺骨的疼痛也随着精神的游离而停止,斑驳狼藉的暗室里,只有莱戈拉斯一个人逐渐平稳安定的呼吸。
光芒从底部开始逐渐上泛。莱戈拉斯顾不得手上被玻璃碎片划出的伤痕,在炙热之感涌出的瞬间迸出的疼痛。他在这样的半梦半醒之间翻阅那些遥远的记忆,那些记忆让他感到陌生,却又让他平静。
在那洪流之中他逆流而上,高高抛起的水花拍打着他的脸庞。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沉浸在梦境之中,在一片虚无之中漂浮。终于,那混沌走到尽头之时,他感到手中的水晶球再次发热。睁开双眼之时,手中的水晶球,竟发出金色的光芒。
莱戈拉斯撑着身体从凌乱的地上爬起,沉沉地坐到沙发里。他没空再去仔细地端看散发着异样光芒的水晶球。他再次闭上双眼,紧拥着心中的坚定,沉睡入这一个梦境。
阿拉贡。他轻声念着。
***
深夜的风掠过米那斯提力斯的树木,微冷的水雾和淡淡的香气在这样的夜色中氤氲。他步下一级一级的阶梯的时候,忍不住回过头望去,高大圣白的城墙雄伟地伫立,在皎洁的月光之中闪烁着。
他回头时,心里满是不舍。他曾在这片土地上与他的伙伴们并肩作战,迎着日光,把血腥的风驱散。在正义之光终于降临这片疆域之时,他们的使命,便也完成。
回忆伴着星光斟作一杯凯旋胜利的美酒,不论痛饮几回,心中都是难以表达的欢愉。即便到了要离别的时分,勾起的也是开心的泪水。谁都无法将这一切讲明白,只有经历过的人,方知道这些记忆,弥足珍贵。
吹着这样轻柔的风,他在第三纪元的月光下,踏上返程的步伐。长长的阶梯一级一级地蜿蜒而下,月光照着他投下背影,这让他想起当年的场景。
阿拉贡与他真正的第一次相遇时,自己从未料想过之后会有这么多的羁绊。那段在密林度过的时光也好,并肩作战的日子也罢,一点一滴都足够让他铭记,就算是在他作为精灵,漫长而亘古的一生。
这样的不告而别,大概显得薄情又冷漠。但他实在想不出什么办法说出告别的话语,就像当初阿拉贡离开密林时那样,他们总是沉默地互送彼此的背影,这一次,却再也无法相遇。
他走下最后一级阶梯,深深地呼了一口气。风扬起他金色的长发,在月光之中如同丝绸一般闪着柔和的光芒。身后的阶梯却在浓重的夜色中传来脚步声,他发现自己下意识地止步转身,朝阶梯的尽头望去。
阿拉贡终于在远端出现,逆着月光站在阴影里,他看不清阿拉贡脸上的表情。他们之间保持着距离,他沉默地抬头看着,阿拉贡也以同样的方式凝视着他。
最终阿拉贡开口了,深沉的声音越过他们之间那数级台阶落在他的耳畔,心中的湖,像是被风吹皱般有涟漪层层泛开。
“你要离开了。”
“是的。你知道的,我一直没有勇气说再见。”他和着风轻轻道出。
他不知道那期间有过多久的沉默,他们只是对望着,就能够将很多东西传递给对方。有时候这样默契让他哭笑不得,因为他从未听过阿拉贡表达过对他的感情。但在这个时候,这比挣扎地将彼此都不愿意听到的话说出口,要好受得多。
但阿拉贡走下阶梯,一步步走到他的面前。阿拉贡蓝色的眼眸凝视着他,那深邃之处,有着如这月光般皎洁的光芒。阿拉贡就这样借着月光,凑过去吻在他被风吹冷的唇上,轻轻的,像是在说着再见一样。
阿拉贡的唇稍稍挪开,这样的距离可以感觉到他温热的吐息。他忽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仿佛在这吻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更加难以开口。
莱戈拉斯敛下眼眸,转过身准备离去,决绝的表情像是已经做好了决定。
“精灵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再见,阿拉贡。”他的声音像是打碎的泡沫,轻柔地弥散在湿漉的月光之中。
阿拉贡轻轻地呼出一口气,化作冰冷的夜雾逸散在呼啸的风里,“再见,莱戈拉斯。”
话语的回音弥留之际,万千花瓣从遥远的天际降落,落在他们之间。时间和空间开始崩塌之时,莱戈拉斯霎时转身与阿拉贡回望,在相互凝视的恍惚间,他释然一笑。
“我终于,找到你了。”

指尖一颤,莱戈拉斯恍然间从崩溃的梦境中醒来,手中燃尽光芒的水晶球差点滚落在地上。他没有时间去回想刚刚发生了什么,他知道阿拉贡沉睡的梦境已经瓦解,阿拉贡有可能能够醒来,便抛下水晶球,冲向阿拉贡沉睡的二楼。
他猛地打开房门,看着阿拉贡似乎还在沉睡之中,似乎能听见深夜中阿拉贡沉稳的呼吸声。莱戈拉斯走到床边蹲下,头靠在阿拉贡的耳畔。
当莱戈拉斯回忆梦境里阿拉贡前世的告别,那个吻如同今生他所为一般温柔,心中无数酸涩涌上,莱戈拉斯只觉得喉咙里发痒难受,却沙哑得发不出任何声音。尝试着再次叫阿拉贡的名字,出口时,却总是忍不住哽咽。
他感到眼前一片混沌,连呼吸都像是在攫取他的生命。但他在那一片混沌之中听到阿拉贡一声微弱的叹息,仿佛一股细流划过河畔,他的心跳如同铺陈的落叶一般随之卷起。
莱戈拉斯恍然间抬起头,凝视阿拉贡的面庞。那双眼在经过仿佛几十年的沉睡后缓慢地睁开,属于阿拉贡的苍蓝色几乎沉淀在眸底一样,深蓝得像是梦中那潭粼粼的湖水。莱戈拉斯的手颤抖着,旋即他的唇便被覆盖住,与阿拉贡的相接。
阿拉贡单手撑着身体坐起来,仍然亲吻着莱戈拉斯。阿拉贡只觉得一种难以压抑的思念喷薄而出,让自己什么都顾不了,只是这样本能地吻着他。即便长久的梦境让他还没有回到现实的感觉,但他唯一的确定的,眼前的人就是前世的他要寻找的绿影,以及今世的他所爱之人。
莱戈拉斯轻轻环抱着阿拉贡,任由他吻着自己。在这个时刻似乎所有复杂的梦境与纠缠牵绊都可以随风而去,莱戈拉斯深知自己紧拥的是生命中的重要之人,纵使是梦境崩塌之时,他亦不会放手。
阿拉贡的手紧握着莱戈拉斯的肩膀,在那忽然涌现的冲动过去之后,轻轻将他的唇分开。他抬起眼与莱戈拉斯凝视,一种隔世的熟悉让他忍不住鼻尖发酸。“我梦到了一切。”他说着,声音有些颤抖。
莱戈拉斯望进他的眼眸深处,望到那苍蓝色的眼眸中,属于那个时代的最后,皎洁的月光。
“我找到了我的答案,莱戈拉斯。”
这个时代的月光沿着花店三楼的藤蔓爬进窗台,最终洒在陈旧的地板上。他们在寂静的夏夜中相遇,在时代的终结告别,在更迭到来的今生,确认了彼此的意义。
这样缄默不语的感情化作超越时代的纽带,将过去与未来联系在了一起。即使不知道过去他们做了什么样的抉择,但那纽带在困顿与尘封之中仍然闪烁着让人奋不顾身的光芒,以至于还未明白那一切的他们,都愿为了那光芒而去寻找。
***
阿拉贡醒来之后,莱戈拉斯花了好久的时间清理那些水晶球的碎片。也许一生的心血筑就的美梦,都不及他历经痛苦所触到的那个梦境。他用了三年时间制作这些发光的水晶球,妄图用梦境的光芒照亮他曾一度黑暗无光的世界。然而,在他亲手毁了这一切之后,他才发现,那永恒的光亮自前世就一直存在。
一楼的花因久不照料,底部的叶片都有些发黄枯败了。莱戈拉斯花了不少时间才将那些枯叶清理干净,重新修剪。午后的阳光照进花店的时候,他总会抬头看看那棵在一切都结束之后,再度繁茂的槲寄生,仿佛片片树叶之下,隐藏着梦境的光芒。
当有一天他伸出手,触及那嶙峋的树干时,眼前有无数的记忆碎片飞快地闪烁而过,莱戈拉斯能够从中看清,许多还未唤醒的记忆。
醒来后第一次吃到莱戈拉斯做的鸡蛋卷时,阿拉贡才第一次觉得有回到现实的实感。在梦境中游离了不知道多久的时光,他在看清过去的同时真正明白了莱戈拉斯在一开始就告诉过他的那些话。
其实他并没有看到那个时代的一切,只知道他与莱戈拉斯相识了近乎一次生命,从懵懂无知时的窥探到自己走向死亡时仍然握紧彼此的记忆,他明白那溢于言表的感情不必拿生命作为衡量。但即便是处于现世的他尝试去翻阅那本书,那一切依旧仿佛发生在昨天般历历在目,存在于他的身体中一样刻骨铭心。
他似乎能明白为什么自己在模糊梦境的指引下仍然执着地要找到一切,是前世的他们那份流淌至今的感情,埋下了今生的他们相遇的契机。
那之后他几乎回忆起幼年时的他所有的梦境,在那些梦境里他不断地呼喊着莱戈拉斯的名字,像是在拼命地握紧即将消失的东西。事实证明后来这些记忆的确被时代的隔阂一点一点地抹消,但他唯一抓住了的梦境牵引他走到这里,唤醒了那些坠落在槲寄生下的回忆。
就算是此时,他与莱戈拉斯站在槲寄生下,也仿佛能看到他们在不断运转的宇宙中,从未泯灭的过去。
在槲寄生沉默至今的伫立中,这些梦境与记忆,始终未曾陨落。这也许也是前世的自己,穷尽一生所拥有的珍宝。
阿拉贡始终觉得,不论有没有这一切,有没有这些梦境留下的痕迹,他们仍会相遇。

-End-

评论(1)
热度(14)

© 柴野夕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