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时候会发MV和文的LOF(。
微博ID:剑始牌夕子手撕鸡

关于

【Brolin】浮士德博士(一)

Chapter 1

聒噪的阳光越过灰色窗帘的缝隙,落在Colin的膝盖上。那长长漫及浴缸的窗帘在忽而吹来的风中时断时续地扬起,那阳光便也随着斑驳的阴影闪烁。他抬起手去挡,透过啡色开衫变得有些恍然的阳光将他的眸底照亮。

这样烦人的阳光,说不定也是好的写作素材。他心中一边浮起这样的想法,一边苦笑自己竟只能这样刻意地寻找灵感。

Bradley给他打过好几次电话,他好几次犹豫抬起的手始终没有落在接听键上。他分明知道有些事情不对,仍然选择要去做。就像是把自己困在这栋荒凉的公寓里,看着夏季的早晨与黑夜,听着喧闹的蝉鸣和雨声。从不是为了使自己冷静,只是心底某处任性的情绪在作祟罢了,他很熟悉这样的情绪,并且从来只能任由那情绪主宰。

此时,公寓的电话依旧响个不停,声音蔓延到窗外,像是可以振落那一树青翠的绿叶。他听见Bradley在门口喊着自己的名字,一边不停地拨着他公寓的电话。在这个星期的第三次之后,Bradley终于决定直接踹掉门锁,径直走到他永远的藏身之处。

那个金发的男人低头看着他,跟平常的朝气蓬勃很不一样。Bradley像往常一样抑制自己心中的怒火——大概只有那么一两次是真的怒火,凝视着不打算开口的Colin。接不接电话与开不开门其实对他来说没那么重要,他只是生气为什么Colin一定要采取这样极端的方式,也不选择在这之前先跟自己交代。

是的,Colin是有必要跟自己交代的。他们一起长大,即便那长达十几年的交情看起来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Colin是作家,Bradley是他的责编,这就使他们之间的关系更加不上不下。而Colin是那种宁愿孤立无援也从不开口求助的人,不愿明说自己的难处与痛苦,纵然也不愿别人接近他的内心。

Bradley看着他,渐渐如平常一样只剩下无法言说的难过。Colin的笔和纸凌乱地撒在近手的低低窗台上,撕碎的和揉皱的被时不时漫进来的风吹动。他蜷起的双腿边垒着一摞厚厚的书,没有食物,没有水,只有他近乎干涸的嘴唇和苍白的脸色。

他轻轻放下掩着双眼的手,抬着眼,却始终看向空白的天白板,沉默着,脸上没有悲伤和痛苦。

Bradley蹲下来,将他脚边的书本拿出来放到一边,越过他收拾窗台上凌乱的手稿。那些字和他平时的字相比都有些颤抖,有几处墨水甚至洇染到看不清文字。

“为什么,老是迁就着我?”Colin看着Bradley,距离就在咫尺,他身上的外套还有淡淡清洗过的味道。他好几天没有说过话,喉咙有些干涩,声音也摇摇晃晃。

金发男人把手稿收在手里,在浴缸边轻轻整齐。他停下来,凝视着Colin那双被阳光照得有些发浅的眼眸,说,“我没有在迁就你。”

他没办法对Colin发火。即使那样的任性多番给自己造成麻烦,即使Colin从不明说他自己的感受。他们的感情尴尬到双方都不知道该怎么去说明,但是与不是Bradley都不会去计较。他太习惯Colin的存在,以至于自己的生活有时候都不那么重要了。

Bradley说出这句话的时候Colin有很仔细地听,他温热的吐息如同适才的阳光一般打在自己的膝盖上。他们俩处在一个很暧昧的距离,却永远形成不了一个拥抱。Bradley很清楚这点,于是从不会去尝试。

他看了Colin一眼,轻轻地将虚弱的作家从浴缸里扶起。Colin很轻,Bradley不费什么力气就能把他扶起来,他也没有抗拒。Colin发现这样的场景似乎发生过很多次,每次颓废的自己都是在Bradley的搀扶下走到床边,倒下去睡到醒来会有些头脑眩晕。

Bradley抓着自己的手很温暖,透过薄薄的开衫渗到皮肤之上。自己只是没有灵感而已,只是写不出能讨好读者的东西而已,就要身边这个人无数次地受自己的气。

Colin躺在床上,依旧看着空洞白色的天花板。他像往常一样沉沉地睡去,耳畔的最后一句,是那个人低低轻轻的叹息。

 

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侧过脸看那个干净整齐的窗台时,有昏黄粼粼的晚霞层层晕染进来,Bradley就坐在那里,翻动着那些自己涂涂画画的潦草手稿。在带着温暖的阳光下,Bradley的眼睫毛近乎根根分明。

Colin艰难地起身,尽量不要让自己弄出太大声响。可是窗边的人还是轻易地就捕捉到他老旧的床发出的吱呀声,甩下手中的稿子,冲到Colin身边。

“怎么样?”Bradley蹲在床边问他,一如既往地,Bradley紧紧地挽住Colin的手。

Colin没有回答他,只是用食指轻轻抵着太阳穴。他环视了一下,Bradley几乎把他的房间都整理干净了,那些满地的纸屑和书本,都被收走了。但他始终还是盯着那堆手稿——那些花了自己一个星期囚禁在这间空气都要发酵的房间里写出来的东西。

气氛沉默得有些尴尬,静静等待他回话的Bradley顺着他的目光看到那堆自己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的手稿。他从不质疑Colin写作的能力,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个人的描写仍然细腻与深刻。只是那些东西都太过于琐碎,琐碎到其实并不需要描绘。Bradley很清楚Colin现在的状况,他过于执着于创造绚丽的碎片,却很少花时间在串联这些零散的语句上。

“我已经看过了。”Bradley轻声说。在这件事情上,他不会因为事实难以接受就选择用安慰与谎言的方式去敷衍Colin。Colin不喜欢这样,他自己也是。“其实你的问题你自己应该比我更清楚。这些文段很美,但是缺少内核。”

那些不是刻薄的指责,也不是旁观者的风凉话。Colin了解Bradley,即使书销量不好影响到他自己的成绩,Bradley也不会抱怨Colin写不出什么出众的东西。他不是未曾写出怎样优秀的作品,只是保质期都太短,读来不甚新鲜了,便也变成可圈可点了。

他轻轻地点了点头。他很清楚自己的短板,少得可怜的人生阅历与受自己内心世界桎梏的想象,总是让自己笔下的那个世界无聊透顶。只能以笔墨形状的蓝图,连自己都吸引不了,又何况是读者呢。

Bradley在这件事上从来都是直来直去,因为他知道闪烁的话语只会让心思细腻的Colin更加难受。但他说完又再次握紧Colin的手,径直地望进他的眼眸深处,“有些修改意见我已经写在旁边,希望可以帮到你。但是现在,我们还是去吃晚餐好吗?”

他的话一直轻柔干净,如同此时并不聒噪的阳光一般。Colin依然紧紧地凝视着他的双眼,点了点头,刹那间有种莫名的冲动涌上心头。Colin伸出手环住Bradley的肩膀,头也便埋在他的颈间。

突然的动作让Bradley陷入无措的怔忡。他听见Colin在他的耳边轻轻低吟,却刻意含糊没有说清,细碎的发丝就那样挨着他的脖子,风轻轻拂起,窗帘飘逸着如同盛开摇曳的白色百合。他回过神来,任由Colin抱着自己。

Colin轻轻地嗅着Bradley身上的香味,轻描淡写得很,但却如他的人一样温柔。他松开手,突然间有些不敢去凝视Bradley的眼神。然而,Bradley探出手,抚着他的后颈,笑着说,“走吧,我也饿了。”

他点了点头。Bradley身上的清香,带着温度的手掌,悠扬柔和的笑容,如同这即将下沉的夕阳一般在他的胸口炽热地燃烧,火光明亮得可以将他漫长的冬季黑夜照亮。

 

这是他在放纵自己消失这么多天之后第一次接触到外面的世界。Bradley帮他打理好一切之后天色已经暗下来了,他和Bradley一起走过满是行人的街道时忍不住抬头看散落在头顶苍穹的星辰。对他来说,他喜欢这微渺的星光多过这街上闪烁不断的橱窗和霓虹,因为它们高远得拥有他有时所向往的孤独。

Bradley也习惯他有时候注视着天空,就这样停在街道上。他试着去挽Colin的手,但总觉得这样的动作像是情人一样,于是只好只凝视着Colin的脸庞。

“我想有时候我也不是那么讨厌外面的世界。”Colin呢喃着说,“如果小时候我像你一样喜欢足球就好了。”即使是在夏季的夜晚,Colin的吐息仍和湿润的雾气混在一起,Bradley能清晰地看见它们,逸散在路灯浑浊的光芒里。

“你知道吗?”他看着那双颜色有些难以分辨的眼眸说,“我有时候也这么想,如果小时候我像你一样喜欢写作就好了,至少不会被喜欢的女孩子嫌弃情书写得太糟糕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在一片缤纷耀眼的灯光下闪烁着,Colin喜欢他笑起来会露出牙齿的样子,似乎和他一样永远单纯。

“我们走吧。”Colin轻轻握住Bradley的手腕往前带,后者则因为这个小小的动作吃了一惊。但随即迎上他惊讶的目光的,是Colin淡淡扬起的嘴角。

Bradley于是任由他挽住自己的手,拼命压制住自己内心的悸动。虽然还有些担心他的身体情况,不过Colin看起来似乎没有那么难受了。如果可以,Bradley其实希望自己能够帮到他些什么。

低头沉思的时候,Colin的步伐却停了下来。Bradley抬起头来看时,被挽住的手腕失去了温柔的环绕。Colin不作声地松开了手,静静地凝视着站在自己对面的男人。

站在那里的人是Josh,和Bradley一个公司的责编。Colin会认得他是因为,公司聚会上曾经见过他来找Bradley,而在介绍下交换了彼此的身份的时候,他给了自己一个极其尖酸的笑容。

其实也无所谓。Colin知道公司有很多人不喜欢自己,不仅是他自己写不出什么好书,Bradley在公司受的大半气大概也是因为自己。比起自己,Bradley随和大方的性格更受人喜欢,明眼人都看得出来,Josh也是其中一个。

Colin就那样站在原地,远远地向Josh投去没有感情的目光,那样的沉默甚至称不上是对峙。他不打算开口,因为原本就无话可说。

“Josh……你怎么会在这里?”Bradley有些紧张地开口。他知道Josh对自己的感觉,也知道那人一向对Colin就没有好感——那些无数次的抱怨是在自己开口制止之后才被Josh硬生生咽回去的。

冷淡的路灯将Josh的轮廓照得尖锐分明,他仍看着Colin的面庞,慢悠悠地回着Bradley的话,“我只是听说有人玩失踪害得你找了好几天。”他的话就跟他的眼神一样刻薄。

“现在已经没事了……”Bradley的话被他反驳的声音打断。

“你到底还要忍受他多久?我知道我没权利开口,但我真的看不下去了。”他提高了自己的音量,好让站在那里的Colin听得见,“他除了给你添乱,还能做些别的吗?”

“Josh,我不是跟你说过,不要再提这件事了吗?”Bradley的脸颊开始生热,眼睛在迈进黑暗的夜晚中氤氲出一层薄薄的雾气。他不敢将眼神转向自己身边的Colin,不知为何。

Josh看着Colin,又是像上次那样尖酸的笑容,“是。那还有上一次,再上一次呢?耍小性子就算了,可是他倒是做出点成绩来啊。”

“这跟你没关系。”Bradley冷冷地说,手垂在身侧的瞬间,触到Colin冰凉的指尖。他不知道现在Colin是什么心情,只是那冰凉忽然间蔓延至心底,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Josh听到他的话,一脸了然的表情,“我记得今天早上部长说的,如果下一本再做不出好成绩,你就要面临退部的事……”

“闭嘴,Josh。”

这是Colin第一次听到Bradley这样充满怒气的低吼,而站在对面的人似乎也因为那声音中满盈的怒气而感到惊讶。其实Josh对自己的指摘也没错,自己的确是爱闯祸。所以直到他谈及Bradley要被炒这件事之前,Colin只是静静地听着他的话,不做反应。

但是如果Bradley被辞退是因为自己的话,即便再怎么没心没肺,他都无法欣然将这件事当作是一阵拂过耳际的风。他添的乱子已经够多了,他不能让Bradley因为自己受罪。

就在那几分痛苦即将在心底滋生的时候,Bradley拉起自己的手。错愕之中他抬起头看向身边的人,Bradley凑到耳畔,轻轻地说,“走吧。”

就这样,Bradley总是这样,从不会对自己发脾气,总是站在自己这一边。就像是面对这样他无能反驳争辩的审判,Bradley作为这个法庭里的受害者,却无条件地支持自己。也许这种比喻听起来很奇怪,但在Colin心里,自己的确是一个捧着满满一纸罪状的犯人。

夏夜的风悄悄地拂过他有些冷的脸颊,Bradley紧握着自己的手,熟悉的温度从彼此接触的肌肤处悄然蔓延。那风也将远远甩在身后的Josh的冷笑声吹到身前,如同盘踞向上的庞大老树,在吹打中发出枝叶剥离的呻吟。

Colin停下自己的脚步,拉住往前走的Bradley。

“对不起。”

在Bradley能看清他的表情之前,他冲进路灯之外的一片黑暗中。只有那句道歉的尾音,仍旧在Bradley突然空虚的手掌中摇晃。



碎碎念:

我第一次写RPS,非常方。小小的脑洞,短篇,不知道能不能写完。

大概不会很勤奋地更新,别打我。

评论(2)
热度(7)

© 柴野夕子 | Powered by LOFTER